×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宇智波鼬幹掉父母後,偷偷移動富嶽的,成了日後洗白的伏筆

火星人 2021/12/02

在動漫《火影忍者》中鼬雖然是雙面間諜,但是在絕大部分人心中,鼬還是無法徹底洗白的,因為殺死父母的事情無法原諒。鼬雖然是為了保護木葉保護弟弟,但是這是做人的底線,甚至鼬自己都在後悔,在復活後對佐助說,如果當初自己不嘗試一個人背負,而是將真相告訴佐助,告訴家人或許是更好的結果。

其實為了洗白鼬岸本真的煞費苦心,本來簡單一筆帶過的滅族,先是有了鼬的眼淚,其次是鼬殺死父母前的對話,本來是「幹掉」父母,卻變成了父母慷慨赴死,而鼬在幹掉父母後的一個舉動,也徹底成了他洗白的轉捩點,那就是他將富嶽的屍身放在了美琴身上。

在鼬真傳的回憶中,無論是對佐助富嶽、美琴還是泉,鼬都充滿了愧疚,完美的展現了鼬對滅族的無可奈何,鼬對父母:在幹掉了美琴和富嶽後將屍身重新擺放,仿佛是成全父母最後的愛,想要在一起的願望。而對于女友泉:鼬給了泉一個無限的月讀,讓泉在月讀的世界中和自己在一起,算是整個滅族夜中唯一笑著死去的忍者了。

鼬知道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改變幹掉父母的事實,但鼬本身肯定是不願意幹掉父母的,所以他含著淚,幹掉了富嶽和美琴,之後將富嶽的屍身放在了美琴身上,也算是用另一種方式告慰富嶽和美琴的在天之靈吧。這真的已經是鼬所能夠做到的極限了。也為鼬之後後悔埋下了伏筆,更讓鼬的洗白之路看上去如此暢通無阻。或許在大多數人心中,鼬滅族依舊是沒辦法洗白的點,但是火影就是一個以大局觀為主的動漫,從始至終強調著火之意志放棄個人情感情,強調羈絆高于一切,當然,這種設定和說法只可能存在在二次元的世界中,是火影獨一無二「系統框架」。

佐助曾經十分痛恨哥哥,在滅族當晚回到了宇智波,看到被殺死的村民,看到被幹掉的父母,佐助徹底失去理智,但是他卻忽略了自己父母被鼬擺放的位置,忽略了自己為什麼能夠活著,宇智波一族的小孩沒有開眼的人可不止自己一個人,所以佐助內心肯定一直也有一個疑問,為很麼同樣是小孩卻能夠活下來。

岸本或許在很早的時候就在滅族上下了功夫,雖然最早看火影真的認為鼬是一個壞人,確實,當時鼬的身份是壞人,不過細節決定成敗,各種伏筆,各種能夠將鼬洗白的細節都被忽略了,包括最後佐助給鼬的一發苦無,佐助回憶鼬的淚水,其實都是伏筆。

只能說岸本將觀眾放在了第一位,鼬的人氣過高,所以將鼬成功洗白,最後成了背負了一切的雙面間諜,大英雄。其實這樣也好,也是一個能夠讓佐助走出陰影的轉捩點。如今在看鼬殺死父母的場景,真是濃濃的洗白氣息,雖然完善了劇情,但總感覺過于刻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