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灌籃高手三井兩次爆發有所不同,一次是毫無退路,一次是尋回自我

火炏焱燚 2022/01/26

灌籃高手中三井有過兩次爆發,一次是對戰翔陽,一次是對戰山王,這兩場比賽,三井都發揮出色,用不講理的三分雨,幫助湘北快速縮小分差,也可以說,沒有三井的話,湘北絕對走不了這麼遠,因為湘北可能止步于縣大賽八強了。

三井的這兩次發揮也成為了他的高光時刻,相比較的話,三井這兩次爆發,是有著本質上不同的。

個人認為在和翔陽的比賽中,三井的爆發,是他被逼入絕境,必須要有所回應的結果,而打山王時他的爆發,則是三井尋回自我的結果。

湘北和翔陽的比賽,隨著藤真的上場,湘北再度抵擋不住翔陽的攻勢,畢竟有藤真的加入,翔陽的實力提升了一個等級,盤活了全隊的進攻,加之翔陽在身高上的優勢,湘北一時難以應對,是正常的。

這個時候就是三井發揮的時間了,長穀川一次防守令三井找回了些許曾經的感覺,三井的個人發揮開始,各種不講理的三分,只要翔陽給機會,他就是能投進,可以說沒有三井的三分雨,翔陽是穩操勝券的,畢竟那個時候,時間是站在翔陽這一面的。

優勢局該怎麼打,翔陽球員都很有經驗,湘北沒有快速追分的防守,等待他們的就是慢性死亡。

而最能體現三井當時心境的,就是在三井三罰全中後,湘北其他球員都回防了,只是三井站在中線附近,要求湘北全員實施全場緊逼防守,沒錯,這一次三井「越權」了,但是他得到了湘北全員的堅定支持。

其實三井剛剛歸隊的時候,他並未融入到球隊,也就是木暮和一眾替補對三井的敵意沒那麼大了,湘北首發球員對三井的介意還是存在的。

這不是說櫻木給三井起了一個人畜無害的外號就可以解決的,三井找籃球部麻煩的事情,大家還是記得的。

因此在和翔陽比賽的時候,危機時刻,三井自己也說了,如果不在這裡立功的話,如果湘北止步于此的話,那麼他依然是那個不良少年三井,依然是一個大渾蛋,這是他最後一次機會。

就像後來赤木在和海南比賽中,堅持帶傷上場,大喊著,寧願自己再也走不了也無所謂,那時他好不容等來的機會,這對三井同樣適用,和翔陽的比賽,同樣是三井最後的機會,所以他沒有退路,除了搏命無他途。

同時,正是因為三井的個人表現,可以說讓湘北首發陣容徹底接納了三井,之前的事情就翻篇了,三井下場前,不是有一個救球嗎?當他看到跑過來接應的流川楓,是有個一發自內心的笑容的。

此時三井和流川楓都把對方當作信賴的隊友,三井放心地把球交給流川楓,流川楓則是承載著隊友的信賴,打進了必須打進的一球。

從此之後,三井才算是徹底融入了湘北,這是三井的宿命,他和別人不同,只有足夠的功績才能讓他立足于湘北,他就還是那個長髮的,令人避而遠之的三井。

和山王的比賽中,三井的發揮則是去尋求自我,就像比賽一開局那樣,安西就特意安排了以三井為核心的戰術,安西要讓三井尋回自我。

其實看全國大賽前的比賽就可以知道,三井無論發揮的好與壞,都可以發現三井潛意識裡是依賴于他人的,他依賴安西,依賴赤木,潛意識裡,三井並沒有把自己當做過湘北的定海神針,決定比賽勝負的關鍵球員。

說到底是兩年的空白期,讓他的自信飽受摧殘,短時間內難以恢復,而和山王的交手就是一個契機。

湘北處于困局,魚住曾經以廚師的裝扮激勵赤木,讓赤木做自己的,那個時候,三井也是被魚住點醒的。

他是誰?他就是三井,那個永不言棄的男人,那個在所有人都對比賽失去信心的時候,仍然保持著火熱鬥志的人,能打敗他的人,不存在。

因此,體能早已崩潰的三井,站到站不穩,精神開始出現恍惚的三井,在看到赤木的暗示後,本能地一個跑位,得到空位出手的機會,接球,投籃,籃球應聲入網,動作很漂亮流暢,絲毫看不出,這是一個隨時會倒下的人完成的動作。

就像彩子說的那樣,比賽結束後,三井可能都不會記起,這幾分鐘發生的一切,那個時候,三井的腦海中只有一句話,不能輸,我的眼睛裡只有籃筐,作為人的三井,已經喪失戰力了,但是被自身強大精神支配的三井,所有動作可能都不受三井的控制了。

他像一個機器人,跑動,接球,投籃,而這就是三井,一個你只要對他稍稍放鬆警惕,他就會要了你的「命」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