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編年史:手塚治蟲與萬籟鳴的握手,鳥山明誇獎尾田

火火君 2021/09/14 檢舉 我要評論

@動漫之家為愛動漫的妳而生,最全最新的動漫資訊這裏都有!走進二次元時空,我是火火君!動漫全方位打撈,為萬千愛好者構建壹個動漫根據地。

1988年,在日本有著「漫畫之神」美譽的手塚治蟲,作為中日交流大使出席第一屆上海國際卡通節。

他在此次交流中,特點拜會了已經88歲的萬籟鳴先生。

手塚治蟲正是在年幼時,看到萬籟鳴兄弟導演的《鐵扇公主》後才走上「漫畫之路」,並取得了極高的成就。而今終于見到引他入門的老師,可以說是一遂心願。

兩人的見面堪稱是當時中日動畫的最高會晤,兩國之間對于漫畫、動畫的理念或許在那一刻發生了碰撞和交融,而大海另一邊的日本,無數漫畫家也在書寫著自己的故事。

1988年,《哆啦A夢大長篇:野比的平行西遊記》公映。這部大長篇,是哆啦A夢之父藤本弘先生在世期間唯一沒有漫畫原作,且腳本並非本人所寫的作品,可以說藤本弘幾乎沒有參與制作。

這是因為藤本弘在那個時候,身體已經非常不好了。不過,他一直強撐著奮鬥在一線,只要身體還可以,就一定不會停下畫筆,徹底貫徹了「常盤莊」的精神。

常盤莊是藤本弘與摯友安孫子素雄師從手塚治蟲的地方,他們在那裡度過了艱苦而又充實的歲月。手塚治蟲認為,兌現天賦的唯一途徑就是努力,他孜孜不倦地撲在漫畫上的背景,影響著所有「常盤莊」的住客們。

然而就在這一年,有一位日後在粉絲嘴裡以「懶」著稱的漫畫家出道了,他就是天才型選手——富堅義博。

就在前一年,富堅義博以處女作《快速直球》 ,入選第34屆手塚獎——這是以手塚治蟲的命名的獎項,一直是新人漫畫家的敲門磚。

之後,他的新作《飛走了!生日禮物》在《週刊少年 SUNDAY》上連載,正式出道成為漫畫家。幾年後轉戰《週刊少年 JUMP》,成為該漫畫史上唯一可以「每月連載一次(其他漫畫家基本是每週連載一次),且有著無限期休刊」權利的漫畫家。

後來此君的「劣跡」,相信大家應該非常清楚了。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不少真粉也戲稱他「因為打麻將而不想畫漫畫」,但斷更的原因,更多的是由于長時間久坐、畫畫落下的傷病吧。

就連他同為漫畫家的妻子武內直子,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繼承他們的漫畫事業,因為實在是太累了。

不過應該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富有。

富堅義博和武內直子都是頂級漫畫家,財富可想而知。但武內直子就算不當漫畫家,作為珠寶豪門的千金小姐,光數錢也數得手軟。

可是,她還是追尋著童年的夢想,成為一名非常優秀的漫畫家。如今提起她的名字,第一反應不是「白富美」,而是由皎潔月光送來的美少女戰士。

但在這一年,她還僅僅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與富堅義博也不相識,他們之間的羅曼史,還要等上10年。

1988年,鳥山明憑藉《龍珠》讓《週刊少年 JUMP》成為了行業霸主,不過他的漫畫編輯鳥島和彥卻給他提出了一個建議。

在鳥島看來,今後熱血的格鬥類型漫畫會更有市場,《龍珠》偏向搞笑娛樂冒險的風格必須做出改變,這樣才能讓作品的生命力得到最大程度的延展。

事實證明,鳥島的建議是正確的。這一年的天下第一武道會,孫悟空擊敗了短笛二代,首次獲得了第一武道會的冠軍。而孫悟空的哥哥拉蒂茲來到了地球,戰鬥力瞬間飆升將故事引入了宇宙級別。

《龍珠》的輝煌,也在這一刻開啟。

鳥山明是極其出色的天才漫畫家,而與他齊名的桂正和此時還在為被腰斬的作品犯愁。

桂正和的漫畫生涯也是從手塚獎開始的,他的作品細膩寫實、生活氣息濃厚,對少女體態和神態的細緻刻畫得到公認的讚譽,不過在短暫的閃耀之後,推出的幾部短篇都不太受歡迎,因而走入了低谷。

屬于他的時代,還要再等待一年。

不少優秀的漫畫家都視鳥山明為偶像,尾田榮一郎也不例外。他一直追著《龍珠》的連載,賽亞人降臨地球的那一刻,他的世界仿佛被打開了一般。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想要獲得更大的財富,就必須揚帆起航。

多年之後,當鳥山明談起尾田榮一郎時,對這位遠航多年的晚輩獻上極高的評價。

鳥山明說,自己的孩子是《海賊王》的粉絲,被激起好奇心的自己在翻閱了幾頁漫畫後,竟然也被其吸引。現在自己和孩子都成立《海賊王》的忠實粉絲,甚至會因為討論劇情而爭吵起來。

能被偶像喜歡,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呀。

一個叫做岸本齊史的小夥子也在這一年追著《龍珠》的連載,小時候的他經常偷偷在教科書的空白處塗鴉,甚至拉著雙胞胎弟弟一起畫起了漫畫。「成為漫畫家」變成了他們的夢想。

不過此時的他受到安達充《棒球英豪》的影響,積極地參加棒球隊的訓練。在當時誰也無法想到,這小子會在之後的歲月裡,與尾田榮一郎一起扛起《週刊少年 JUMP》復興的大旗。

夢想的延續,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優秀漫畫家;技藝的傳承,則讓日本漫畫開啟一個又一個的新紀元。

1988年的某一天,「寫實派漫畫」巨匠北條司的工作室大門被人敲開,他眼前的這個想要成為自己助手的青澀年輕人,將在往後8年時間裡,成為一等一的漫畫大師。

他就是井上雄彥,筆下的那個紅髮大男孩,是那個夏天最熱情的風。30多年過去了,諸多粉絲都還期待能在大螢幕上看到那個久違的擊掌。

寫實派畫風學習難度大、製作成本高,在井上雄彥之前,沒有一名暢銷漫畫的作者敢于如此詮釋運動漫畫;而在井上雄彥之後,似乎也沒有誰去嘗試這種畫風。

可以說,他將「北條司風格」推上了頂峰。

在盛讚井上雄彥的同時,似乎也不應該忘記北條司的另外一名弟子——梅澤春人。那時候的他與井上雄彥一起成為北條司的助手,在狹小的工作室裡,不斷揮灑的自己的青春。

梅澤春人的弟子,是畫出《浪客劍心》的和月伸宏,不過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斷送了漫畫家之路,並讓北條司一脈蒙羞。

實際上北條司並不是「寫實派」的唯一代表,早在他之前就有池上遼一以寫實的人物形象,硬派的故事劇情引領了漫畫風潮。他與漫畫編劇小池一夫一起,創造了不少漫畫經典,並深深地在許多漫畫家身上印下了烙印。

小池一夫與池上遼一曾經創辦過「劇畫村塾」,培養出許許多多優秀的漫畫家。

很難想象高橋留美子是「劇畫村塾」畢業的學生,她的畫風與「寫實派」似乎完全不搭。就在這一年,她以超強度的工作量同時完成了《福星小子》《相聚一刻》等連載,並開啟《亂馬1/2》的新征程。

此時的高橋留美子也脫離了「女性漫畫家」的稱謂,而是直接被人稱之為「漫畫家」。

畫風同樣硬朗的原哲夫已經在前一年完結了《北斗神拳》,此時的他正在閱讀作家隆慶一郎的作品《花之慶次》,並萌生了將它改編成漫畫的想法。

而與原哲夫類似的荒木飛呂彥似乎力求改變,代表作《JOJO的奇妙冒險》的第二部問世之後,慢慢將「熱血格鬥」轉向「用頭腦戰鬥」,並將風格延續了30多年。

車田正美畫了《聖鬥士星矢》中少見的番外篇《冰之國的娜塔莎》,在北方的雪國中,書寫著不同于本傳的浪漫。

1988年,在歷史長河中是平凡的一年,但在漫畫世界中,卻發生了太多太多的故事。

1989年,「漫畫之神」手塚治蟲溘然長逝,他留下了一段不朽神話,也為1988年畫上了句點。

—— END ——

歡迎加入我們新的動漫粉專哦~火火君@動漫之家,這裏有最新最火的一次元、二次元、N次元資訊哦,快來開啟新的動漫大陸!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