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腦洞巨大無比的日式幽默,畫師Keigo讓人會心微笑的「地表最強插畫」

漫酱~ 2022/04/29

圭吾(Keigo)是一位來自日本的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像每一個普通的上班族一樣,在家和妻子照顧女兒,在外重復著無聊刻板的朝九晚五。正如他自己的畫一樣,他用成熟完美的一面示人,內里卻有著只屬于自己的小可愛:想想你自己,不正是那個居家無人時卸下一身重擔,挖鼻屎,然后玩個拋物彈射的輕松小孩麼?

圭吾的插畫中大多以長頸鹿、小白兔、大象等溫順的動物為元素,它們因為各自的生理特點,在從事某些活動時成為了可憐的失敗「落水狗」,滿心的期待,卻因為自己的身體而事與愿違。它們身體的構造特色在這些場域中成為了逾越不去的障礙,阻擋著它們完成自己的小心愿。

長頸鹿畫匠用畫刷認真地在畫板上描繪,那一絲不茍的樣子令人敬佩,它本想正面描繪出完整的靜物,卻因為自己的長脖子,而只能俯看著瓶子和紅蘋果。它的筆觸逼真,色彩到位,可以想象它的繪畫功底和熱情。但無奈的是,它就像每一個同樣熱情、真誠、肯于嘗試的人一樣,努力半天只有蹩腳的作品。——而其原因的先天性讓我們忍不住同情。

長頸鹿、大象和小白兔都熱愛運動,我們也沒有理由不相信它們是天生的運動健將。但遺憾的是:即便跳繩這樣一項簡單的體育活動,它們卻如此力不從心。對于紅黃斑花相間的長頸鹿,它多麼想來一次完美地跳躍,但是繩子永遠被它的長脖子擋住;溫柔敦厚的大象平時沉默不語,任憑壞人掠奪珍貴的牙齒,卻因為長鼻子總是跳不過去;白又白的萌小兔輕盈地跳啊跳,繩子在空中一個優美的弧線,卻總是被它長長的兩只耳朵阻礙,而只能繞半圈。在這里,沒有一只動物喪失信心,沒有一只動物自甘墮落,沒有一只動物不積極努力,但是,就像畫中呈現的——我們憐愛的無以復加,卻只能對生活的真相報以微笑。

你見過這樣的「兔司警長」麼?它有一個揚善懲惡抓壞人的夢想。它時常在電視里看到警長的威風與正義。它順利地穿上了警服,打上了領帶,哦,這沒問題,對于我們的兔警長小菜一碟。但就像胖子無法把自己塞進小尺碼的包身連衣裙,長了六指的人時常為購買手套煩惱一樣,兔警長的兩只直立高尖的長耳朵,卻令它無法像真正的警長那樣,戴上警帽。但是執著而聰明的兔子,選擇了「以貌取神」,一只耳朵頂起了帽子算是穿戴,另一只耳朵順時針彎下45度角,模仿著敬了一個軍禮。小蟲還有三分魂,弱小的動物顯得卑微而無奈,但是生存的智慧告訴我們人類:不要放棄,翅膀折斷了,也要勇敢地飛翔。

炎炎夏日,鱷魚先生口渴了。服務生照它的點單,端上了一杯冰水。但粗心的服務生以為人類是一切智慧生命的規格,把杯子放在了一個鱷魚先生永遠夠不著的位置。鱷魚伸出小手表達焦急與要求,像極了喝不飽奶水的小嬰兒。鱷魚先生,你不要沮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辦法總比問題多。順便說一句:你一定是個對生活很滿意的樂天派,因為你的T恤上印著「Lucky」。

生活中總是充滿了挫折。當一個香蕉生病了,它必須扒開自己黃燦燦的外皮,露出嬌嫩的果實身體,讓醫生聽診。它一副嘴角向下的倒霉樣兒很像我們人類看病。心里不舒服,哪里管得了尊嚴?我們當然不能污蔑醫生是屠夫,但可愛的人們,我相信看過這幅畫后,下次你再袒胸[露.乳]做心電圖或擼起袖子測量血壓時,腦中一定會閃現你的同胞——那個難兄難弟的香蕉君。

大貓熊當然有它的習性。它也愿意呆在茂密的大森林里吃天然的植物。但是為了發展,它有時也得遠離家園。現代化的生產方式總是冷血無情,西方式的快餐文化侵襲無孔不入。當大貓熊忙完了一天的工作,無處可去只能去麥當勞就餐時,坐在餐桌前,只能任人欺騙,拿薯條當竹子。它的表情似乎告訴我們它對這份餐飲并無期待——可能因為確實缺少了新鮮竹子的那麼點意思。我們人類何嘗不是在填鴨式吃進去一堆升高血脂的熱量和反式脂肪后,還很無知地滿足于大快朵頤的味蕾?

美,總是對的。人類從來沒有停止過對美的欣賞和追求。攝像機或許是虛偽的,就像我們日日夜夜看到的屏幕中的形象。攝像機里出來的總是孔雀開屏,哪管其實主角是一只只排隊等待上鏡的老丑雞。站在風口上,豬也能起飛。生活實屬不易,但連毛毛蟲都夢想著有一天能有美麗的翅膀。在這里,我們無法指責攝像機的欺騙和鬼把戲,因為相比于物種節節向上的夢想和生命力,一切都可以寬容。在這里,我們仿佛看到了老年秧歌隊或廣場舞的樂觀、希望和瀟灑。可愛的上進心,可愛的自信勇敢,可愛的對美的追求,可愛的雞鳳凰,可愛的生活。

就這樣,圭吾以幽默的方式創作出意想不到的插圖,不但傾訴自己,也安慰著別人。他能夠以獨特的視角看到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簡單的場景卻引發了他的思考。他的所有主人公都是動物,卻無時無刻不在隱喻著人類。他所呈現的場景日常、輕松、滑稽、略帶欺騙,他的主人公擬人化地從事著各種錯位扭曲的社會活動。圭吾的插畫構圖,色彩清淡單純,他好像并不太愿意用飽和度太強的大色塊,或許,畫家生怕太夸張厚實的顏色會把場景變得沉重。是的,畫家在規避沉重——因為生活已經讓我們感到沉重。

在生活之外,找到生活。

一系列畫作透露著作者對小人物的疼愛。它們或者暴露了自己真實不雅的一面,或者郁悶倒霉,或者充滿了各種受人歧視的生理缺陷……總之,它們都上不去臺面。但是正因如此,它們才因其平凡而進取的生活樂觀感染、打動了我們,也讓我們捫心自問:這,不就是我們自己麼?

一切沒什麼大不了的。用輕松幽默的心,讓自己嘴角往上翹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