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灌籃高手:海南隊才是真正的只收怪物不收天才!高頭教練的理論更加先進!

漫酱~ 2022/04/21

在劇情年里面,海南隊遇到了最強勁的對手,無論是面對湘北隊還是嶺南隊,他們都贏得十分僥幸,但老話說的好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為何其他球隊面對海南隊的時候都有一定的心理壓力,就是因為他們除了明面上的底蘊之外,還有一些更深層次上的東西。

每支球隊都想打破海南隊在神奈川的壟斷統治力,就連賣鞋給櫻木花道的那位阿貝也對此耿耿于懷,其實他面對的情況和國中時期的三井壽一樣,因為沒有投入關鍵球,所以始終感到遺憾,但也正是這位資深球迷見證了海南隊的強大。

在這里高頭教練功不可沒,他挖掘了很多人才,而這些人才在最開始都沒有發光發熱,尤其是被稱作帝王牧的牧紳一,最開始他的籃球天賦并沒有得到人們的認可,相反赤木剛憲才具有肉眼可見的天賦。

所以很長一段時間,人們都把牧紳一看作怪物,這是因為他雖然打的是控衛,卻具有大前鋒的身體素質,關鍵時刻還能挑戰對方的中鋒,除了身體素質極為強悍之外,他那嗜血的后勝心也令人望而生畏。

其實若論天賦牧紳一恐怕還要弱于仙道彰,但他攻防一體不但能串聯起整個球隊,而且也是整個球隊的靈魂,在這一點一年級的仙道彰就無法做到他那麼好,所以后來他的打法才會有所改變。

為何他總能戰勝那些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就是因為他在打球的時候幾乎很少犯錯誤,面對湘北的時候,他刻意壓制櫻木花道面對陵南的時候,他又在關鍵時刻,放任仙道彰把比賽拖入加時,他的格局很大,有時候比在旁邊觀看的教練都要大。

再說高砂一馬,1米91的身高,80公斤的體重,在魚住純和赤木剛憲面前絕對不夠看,除非他有河田雅史那要恐怖的能力和技術,否則他連花形透都比不過,雖然在神奈川里面勉強可以排進第四,但他和前幾任的差距顯而易見,1對1單挑根本不是個,只能利用錯位打時間差。

但在他身上卻體現出了非常聰明的地方,那就是騙犯規戰術。人們對詹姆斯哈登的騙犯規戰術引以為恥,但仔細想來,別人又根本無法做到他那樣,他把規則研究的通透,用最省力的辦法得分,而不是過度的消耗身體,正應了那句老話,樹挪死人挪活。

劉邦之所以能夠打敗項羽,是因為他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不斷的收買人心,而項羽單憑自己的武力,但到最后都沒有人為他出力,就淪為了孤家寡人。

其實按照斗羅大陸中史萊克7怪的說法,他們所收的怪物恐怕是比天才更加出眾的人,而海南隊所收的卻是那種原本天賦就不怎麼樣,卻能夠憑借毅力做到普通人無法做到的事,而斗羅大陸中的史萊克7怪每個人都有很大的背景,尤其是唐三身具雙生武魂,說他沒有天賦那簡直是笑話。

當然也有人要說了牧紳一就有不錯的天賦,其實看看野猴子就不難發現,他在高一的時候恐怕也只有野猴子這樣的高度,甚至還不如他,所以他才會把野猴子當成自己的接班人。

牧紳一之所以被稱作怪物,是因為他的成長速度非常快,而且對事物的理解能力也遠超同代人,這恐怕核桃經常在海上沖浪有關,因為相對于籃球這種運動,在海上沖浪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的,這也讓他更早地變得成熟冷靜,而那強悍的身體素質,估計也是通過這種方式變成的。

與之相比,仙道章在海灘上釣魚就顯得非常佛系了,當然這里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他們都在海上曬太陽,為何牧紳一那麼黑,還顯老,這恐怕也和大量運動有關吧,原本在賽場上就夠累的,在賽場之下還要進行那麼高強度的活動,看看卡爾馬龍和蒂姆鄧肯等人退役之后就立馬須發斑白了,在他們也在當打之年獲得了足夠多的榮譽。

縱觀海南隊,等到木神醫離開之后,也就只有野猴子和神宗一郎像模像樣,之后是否能保持海南隊的霸主地位,都很難說,小宮只有1米60的身高,而且也是三年級學生,這都能被派上戰場,而且還真的發揮出了作用,也說明在海南隊沒有幾個像樣的人才,所以高頭教練才會把注意力放在那種沒有天賦卻無比熱愛籃球的人身上。

當然這里所說的天賦也是相對的,例如武藤政這樣的球員,在和小田龍政交手的時候,海南隊根本沒有派上主力,武藤正帶領替補陣容就能將他們打爆,若說小田龍政沒有什麼天賦也不恰當,他練習籃球比櫻木花道更早,一來到球隊就被當成主力來培養,雖然身上有傷,但他的確不是武藤正的對手。

在海南隊里武藤正只是一個庸才,但他卻能本本分分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相對于湘北籃球隊,海南隊的每位球員都保持著職業化的認真,即便是1米60的,小公教練讓他防守櫻木花道,他就去防守櫻木花道,從來沒有任何質疑,也沒有覺得自己不行。

相反陵南隊的田岡教練卻總想著抓一副好牌,從幾年前就打起了三井壽的主意,之后又陸續招募流川楓和宮城良田,雖然均以失敗告終,但他理想中的陣容的確足夠華麗,甚至能和山王工業隊較量一番,但世事無常,很多事情并不會像你理想中的那樣前進,田岡教練也只能接受現有的陣容。

但是在陵南對戰海南隊的時候,他的這種缺陷也表現出來,因為他覺得在加時賽中,仙道彰即便上場也沒有了勝算,所以他想把對方給換下來,但他卻沒有顧及球員的感受,每個人都有好勝心,過分的功利只會讓球員失去打球的樂趣。

在對戰湘北的那場比賽中,田岡教練也犯了同樣的錯誤,他最不應該低估的人就是木暮公延,后者的天賦也不怎麼樣,但勝在勤加練習一旦有機會也能左右比賽的勝負。

田岡教練在安排陣容的時候的確有一套,讓仙道張打控位,牽制了牧紳一的火力,球隊比分一度領先,但往更大的格局看,他卻遠遠不如高頭教練,甚至有時候他還不如自己的球員仙道彰,所以他無法訓練好魚住純,福田吉兆更是因為他過度的嚴厲,一度離隊。

相反高頭教練卻給了自己的球員一定的發揮空間,當牧紳一沒有阻攔仙道彰把比賽拖入加時的時候,他并沒有對牧紳一進行訓斥,而是選擇相信自己的球員,也許當時他還會感到驚訝,但事后他也會站在牧紳一的角度上考慮,甚至看出仙道彰是想要故意被牧紳一追上,借著這一次扣籃決勝負的。

而在打球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跟著對方的劇本走,那樣你只會一步步的走進對方的陷阱,雖然對方擺明了發出挑戰,但你在明明具有更大勝算的情況下,迂腐的和對方單挑,這顯然不夠明智,集體榮譽大于個人的得失,這才是籃球運動中的體育精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