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博人傳》又遭群嘲!編無可編后,制作組讓博人「認賊作父」?

漫酱~ 2022/05/14

01.七擒七縱

眾所周知,《博人傳》是不可燃物,縱使它的老爸《火影忍者》曾經風靡一時,用無數個角色、橋段在粉絲心目中留下熱血和意難平,但這部血統純正的續作都沒能繼承父輩的衣缽。

就在近期更新的幾集里,《博人傳》就再次展現出自己不可燃的性質--- 七擒七縱。

原本,以博人為首的新生代小隊正承擔著守護村莊的任務,在這途中,身為敵對勢力的舟戶軍入侵至村莊,由于博人小隊經驗不足另加寡不敵眾,很快便處于弱勢之中。

按理說,在熱血番當中,這類劇情的作用是為正派的成長和反擊做鋪墊,只要角色感情渲染到位、行動邏輯梳理通順,故事就能牽動人心,若是再加上一些直擊心靈點睛之筆,往往都是神回預訂。

但不巧的是,監督偏偏沒有把握好這些影響觀感的基本要素,將整個故事講得一塌糊涂。

當劇情發展至敵攻我守的關鍵之處時,博人的同伴、四代水影之孫---「枸橘神樂」在千鈞一發之際擋下反派「海蛆」的進攻,扭轉了戰局。然而在眾人還沒有從驚愕中回過神來時,巧妙避開神樂攻擊的海蛆居然慢悠悠地現身,成功捕獲前者;

(主角團,為什麼只看著呢?)

不過人被擒獲實際上并不是什麼大問題,主角團這邊可逼格爆滿,有身為鳴人之子的「博人」、佐助之女的「佐良娜」、大蛇丸的人造人「巳月」、大筒木一式的「楔」印之力的「川木」,以及霧隱村精銳---忍刀七人眾。

這一小隊,在天賦上就遠超一般忍者,反觀敵方陣營,只不過是劇情中前期的一個路人boss。幾乎每一位觀眾都期待著新生代精英部隊能夠輕易反殺,救出水影之孫。

然而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在反派以神樂為要挾,讓眾人放下武器的時候,主角團竟無一人選擇用忍術營救,均聽從要求暫且投降。

因為這一舉措,神樂也失去了獲救的機會,最終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反派輕易抹殺。

但更令人深覺奇葩的是,要挾得手后的反派居然不是逃跑,而是將「把柄」給抹殺掉。

誰能想到這個同樣身為影之后人,身邊還有著一群二世祖的重要角色,就這樣被一個路人boss干掉,令不少觀眾感到唏噓。

盡管在目睹親友被殺后,博人也展現怒氣值爆滿,用祖傳螺旋丸成功擊退對方,但作為渲染角色憤慨情緒的關鍵場面,更是作為一部以打斗作畫而聞名的熱血番,這一幕卻只是用「博人直擊海蛆」這一個畫面一筆帶過。

更令觀眾感到費解的是,博人成功令海蛆喪失行動能力后,在場的眾「影二代」,竟沒一人上前補刀,徒留反派將他們的頭頭帶走,留下了后患。

而在不久之后,這支反派再次進攻村莊,博人小隊便兵分各路,逐一擊破對方的。

只是待戰斗發展至關鍵階段,博人小隊再次處于下風:

忍刀七人眾之一的蛇莓不慎直接承受了海蛆的攻擊,而博人則因沒有補刀就背對敵人,最終遇到了和神樂同樣的情況(被要挾)。若非同伴及時救助,《博人傳》就可能以「主角被反派手下干掉」為結局而完結。

可惜的是,主角團依舊秉承著不殺的理念,不愿在這最佳的反擊時間再給對方補刀,看著對方嘍啰帶著受傷的頭頭揚長而去。而畫面一轉,此前重傷的蛇莓卻奄奄一息,在交代完遺言后便咽氣離世。

博人一行人有能力卻不反殺,最終導致悲劇重演的行為引起了觀眾強烈的不滿,有人吐槽這是新時代的《七擒孟獲》;有人調侃海蛆和博人其實才是父子;

不過也有人給出了更為客觀的解釋: 目前領便當的角色雖有著顯赫的身世,但都是動畫原創的角色,因此合理懷疑讓這些角色草草退場,是為了不與原作發生沖突。

當然,無論網友們的調侃如何富有趣味性和合理,都無法改變《博人傳》一次又一次令觀眾失望的事實。雖說這樣的安排必有用意,但令觀眾感到氣憤的,還是讓神樂與蛇莓這兩個主要角色以如此草率的形式退場。

在很多人看來,這樣既做不到渲染情緒,也無法塑造角色,實屬一種溜粉行為。

02.博人為什麼不燃

2016年,歷經了17年長跑的《火影忍者》終于落下了帷幕,正當粉絲讀者都認為忍者時代已經成為過去式的時候,《博人傳》這個子世代懷著繼承忍者精神的目標,帶一眾新老角色回到的舞臺。

起初,人人都對以博人為首的「二世祖」們滿懷期待,畢竟他們的父輩就這般優秀,戲里戲外都造就了同行難以逾越的傳奇。而在最初的表現當中,《博人傳》確實交上了一份讓人差強人意的答卷。

此時的讀者,還能用《火影忍者》實在是過于優秀來安慰自己,然而隨著新世界觀的展開、人物關系的變化和角色進一步成長,讀者方才發現自己高估了這群生活在溫室里的花朵。

《博人傳》的時間線設置在第四次忍界大戰的幾十年后,在父輩建造的和平上,忍界的科技得到迅速的發展,公共交通、通訊工具等日常施舍設備得以普及,科技與忍術的結合讓忍者們發掘出更多的可能。而在這一環境下成長的子世代們,也懷著和普通人相似的煩惱而開展著屬于自己的故事。

比起幼年喪父,遭人冷漠的鳴人,博人只是一個苦惱于父親不能常回家陪伴家人的叛逆小鬼,而火影之子的身份讓他養成了沖動自大,乃至口無遮攔的性格。因此他會當著雛田的面用鳴人悲慘的身世自嘲。

當然,從后續的愧疚的表情和行動中,我們也能理解到博人的自嘲只是一時的沖動,且作為一個稚氣未脫的主角,這樣的行為更能與后續的成長形成鮮明的對比。

正如開頭中作者借博人之口所強調的一樣:這是屬于博人的故事。因此能在后續看到博人能從稚氣中蛻變為一名能獨當一面的火影,是最符合忍者的主旨和讀者期待的故事了。

然而這些不過是讀者的一廂情愿,由于《博人傳》的漫畫為月更,習慣于《火影》時期周更頻率的老讀者,很難從進展緩慢的故事中感受到這些二世祖的成長;而于次年開播的動畫,則因原作的篇幅嚴重不足而難以施展開來,不得不用大量的原創填補檔期。

眾所周知,長篇動畫的原創篇章往往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創作的,因此很少有制作組愿意花時間去打磨劇本;且對于《博人傳》這種擁有宏大世界觀和復雜設定的長篇漫畫而言,更是需要付出多倍的精力才能講好一個原創故事,因此制作組更不愿意做這種高成本、高風險的投資。

這,恰恰就是《博人傳》燃不起來的根源所在。

例如「臭名昭著」的42集,就是劇中典型的不可燃材料之一。

在該集當中,博人受木葉丸之托,接下了逮捕據守銀行劫匪的任務。然而當博人、佐良娜、巳月三人趕到現場時,卻發現劫匪不過是一個畏畏縮縮的膽小鬼,只是由于他身上綁著炸彈,警衛隊無法強行將其逮捕,便只好叫上博人小隊,行為三人能夠以溝通的方式勸誡對方投降。

在忍術普及的世界,一個年輕小伙借著自爆式炸彈控制了銀行,身為上忍的警衛部隊長卻無力勸誡,只好求助于三位下忍...

盡管初衷是木葉丸為了鍛煉三人,但邏輯上的紊亂還是讓不少觀眾感到出戲,以至于用彈幕說出了最佳的解決方案---幻術。

但這畢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真正推動故事發展的,還是當中的角色。而為了勸誡犯人,博人自愿成為人質,從而獲得與其交流的機會。

通過交流,博人方才得知這名劫匪實際上是游戲公司的社畜程序員,被公司暗算后遭到辭退,自己也深陷高利貸的陷阱當中。為了及時還債,情急之下才想出了搶劫銀行這一下策。

順利訴苦之后,社畜便啟動了身上的定時炸彈,等待死亡的到來。是的,這個讓上忍警備員戒備萬分的炸彈,其實是一個有著5分鐘倒計時的炸彈,而社畜本人,則是一個連手腳都不利索的膽小鬼。

最終,博人還是靠著游戲粉的身份和嘴遁的能力,連炸彈和社畜的心結一同解決。

雖說本話的主旨是讓博人與社畜感同身受,理解再小的任務也有存在的意義,對某些人來說也可能是重要的存在;而社畜的經歷也是現實世界的反映,很容易引起觀眾的共鳴。但由于社畜引爆的過程和博人解決的過程都過于降智,絲毫體現不出熱血番應有的燃向元素。

此外,各種與忍術相悖的現代科技,雖為故事增添了不少趣味,但也同樣給讀者帶來了割裂感。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忍術源于日本古代,而故事的各種設定,也確實參考了這些傳統意義上的忍術。

盡管正片中確實出現了手機這樣的現代通訊工具,但其也僅作為一種輔助,方便角色間的聯系。《火影忍者》的故事自始自終都圍繞著「忍術」而展開。

然而,當《博人傳》的科技發展至和21世紀人類社會相似的程度時,「科學」的運用深度和廣度都遠超于「忍術」,如此一來忍術的存在就被弱化,而少了忍術的忍者,還能夠被稱之為忍者嗎?

也許作者是想要借助這些高科技設定讓讀者進一步脫離《火影忍者》的印象,讓粉絲將目光放在新時代的角色身上,但殊不知因為「用力過猛」而讓二世祖的故事脫離了忍者的范疇,某種意義上也是違背了博人說的那句「即便忍者的時代結束,我也依然是一名忍者」。

既然兒子燃不起來,那父輩們又是否能夠助燃呢?

答案還是否定的,既然《博人傳》的主角為以博人為中心的子世代,那麼身為舊時代主角的他們自然是不能出來搶風頭。在正片當中,那些我們熟悉的上忍們除了時不時出來炫炫戰力,買賣個情懷以外,大多時候,都被格調爆滿的新人所壓制。

而為了將情懷的價值發揮到極致,壓榨粉絲的眼淚,《博人傳》甚至安排了讓主角一行人穿越至曾經的木葉村、九尾退場等情節。至此觀眾的關注是賺到了,也點燃了熱情,但達成這一目的的,并不是博人這些新時代的主人,而是舊時代、依舊貫徹著忍者精神的父輩們。

這樣的故事,真的是《博人傳》嗎?

03.結語

一直以來,《火影》系列都以高質量的戰斗作畫而聞名于業界,對于文戲不過關的《博人傳》來說,少有的幾場打戲是它為數不多的燃劑,但經歷了「博人vs海蛆」這一遭之后,粉絲們最后的盼頭都被徹底打消了。

本就因文戲而被詬病的《博人傳》,在失去打戲的支撐后連灰燼都不剩,很難揣測這個不可燃物在未來還能迸發出多少熱量,以溫暖粉絲受傷的心靈。

說著要開創自己的時代,卻連自己的路都沒能走好,博人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真令無數父母操碎了心。


用戶評論